东南大学《校友通讯》53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52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51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50、28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9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48、26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7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46、24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5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4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43、22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2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1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0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39、20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8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7期
 
母校要闻
东大英才
校友活动
友好往来
人物春秋
校友风采
往事回眸
名人轶事
校史一页
缅怀师友
总会信息
校友捐赠
封一~封底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6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7、35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4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3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2 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6、31 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0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9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8 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4、27 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6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5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4 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2、23 期合刊
名人轶事

  

    关于大科学家叶企孙、钱三强、吴有训,《杨子晚报》人物故事版刊登过很多他们的故事。本文作者萨苏从小生活在科学院,他从另一个角度写这三位科学家,别有一番风味。本文摘自《读库》杂志“吴有训——数理化学部第一帅”一节。

 

中科院里三位帅哥

科学家吴有训——数理化学部第一帅

  吴有训先生,身高一米九零,在国民党时代曾主持中央大学,要从历史上算,或许可算是中国第一个全国科研机构的负责人,资格比郭沫若还要老,而“康普顿—吴有训效应”则彰示着他在专业领域的成就。

        中国科学院成立以后,吴有训先生担任副院长、数理化学部主任兼原子能研究所所长。
        吴有训是数理化学部的当家人,也是被大家称做最有气派的。如此看法首先是因为吴有训先生学识服众,另一方面吴也确实有气派的本钱,李政道、邓稼先等人都是他的学生,吴老的威风可不是摆出来的。
        能够坐到数理化学部主任的位置,吴老的确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当年在西南联大的时候,吴先生主持理学院,忽然学生闹起了罢课。当时闹事的学生领袖中,就有杨振宁。
吴有训先生认为错在老师,因为这位教授虽然会稿科研,但不会讲课。吴有训先生于是给罢课学生亲自讲课,用婚姻关系讲电子学,学生们大为倾倒。那位教授原来有些不服气,这时也心悦诚服。
        吴先生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傲”。比如,他出席叶企孙先生的追悼会,听到悼词说得轻描淡写,先生不顾满堂宾客,拂袖而去。可学术上,先生并没有这种“傲”,有人用苏联说法讲“康普顿—吴有训效应”,吴先生说这主要是康普顿搞的,直接叫康普顿效应就好。
        倒是吴先生的弟子中出了一个余瑞璜先生(后来的科学院院士,中国X光事业的开拓者),是真正傲气的。“文革”的时候作为反动学术权威,余先生被打倒。批斗余先生时,红卫兵拳打脚踢,把先生打昏过去,又用凉水泼醒。余先生醒来。听到红卫兵正在讲“三个臭皮匠,凑一个诸葛亮”,先生挣扎着说——这话不对,不要说三个臭皮匠凑在一起,30个凑在一起,他不学还是不如我一个人对物理懂得多!
        余先生的骨头硬,所以吃了不少苦。余先生有个儿子,经常被抓去陪斗。一天批斗完毕,却怎么也找不到余公子。最后,在一座大楼的楼顶上发现了他。你到这儿来干吗?发现他的学者大吃一惊,生怕这孩子要想不开。余公子放下手中的书,抬头道——整天批斗,我都没个地方念书了……后来,余公子成了杨振宁教授的高足,因为成就斐然,人称“金牌研究生”。

        顺便说一句,余先生是典型的性情中人。有他的学生回忆,余先生后来得了糖尿病,不能吃甜的,一次新生入学的欢迎会,余先生看到苹果就两眼放光,当主持人让老先生讲两句时,他手里还拿着半个苹果呢……

《读库》杂志相关链接
吴有训:著名物理学家、教育家。1897年4月出生于江西高安县,1916年考入南京高等师范理化部,1945~1948年出任中央大学校长。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科院副院长,1955年当选为中科院学部委员兼学部主任,他是中国物理学会和近代物理奠基人之一。吴先生1977年病逝,享年81岁。——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