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大学《校友通讯》53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52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51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50、28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9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48、26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7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46、24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5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4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43、22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2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1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0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39、20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8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7期
 
母校要闻
东大英才
校友活动
友好往来
人物春秋
校友风采
往事回眸
名人轶事
校史一页
缅怀师友
总会信息
校友捐赠
封一~封底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6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7、35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4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3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2 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6、31 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0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9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8 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4、27 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6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5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4 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2、23 期合刊
缅怀师友

 

电机系校友聚母校 凭吊同学成贻宾

  为了纪念“四一”爱国学生运动60周年、凭吊同班同学成贻宾烈士,原中央大学电机系39级(1947-1951)校友于2009年3月30日至4月3日再聚母校。
        参加聚会的校友共10人。校友们参观了当年学习时住过的丁家桥校区和四牌楼校区,重温了学生时代生活。校友总会和电气工程学院召开校友座谈会。在会上,校友总会负责人和电气学院领导分别介绍了母校和学院各项事业取得较大成绩的情况报告,深受鼓舞。
4月1日上午,校友们去庄严肃穆的雨花台烈士陵园,凭吊同班同学成贻宾烈士。在烈士墓前献上花束,致哀鞠躬,诵念悼词,追忆60年前的今天,成贻宾烈士为了揭露反动派真内战、假和平的阴谋,参加示威游行,遭到反动派毒打,因伤势过重,不久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牺牲时,距离南京解放只有四天,是目前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内陈列的最后一位烈士。我们不能忘记过去,更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
        “四一”前夕,校友们还应邀参加了由共青团东南大学委员会和校友总会召开的“纪念‘四一’惨案校友座谈会”,会上校友讲述了60年前的4月1日发生在南京的“四一”惨案中国民党对游行队伍的血腥暴行,勉励当代青年学生要继承和发扬“四一”学生运动的爱国主义精神,早日成材,报效祖国。
校友们还满怀激情参观了母校九龙湖新校区,大家为新校区的优良学习环境而惊叹,为母校的快速发展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三九级电机系)
 

 

悼念成贻宾烈士悼词

  六十年前的今天,在反动统治的心脏——南京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学生惨案。您在敌人的屠刀下倒下了,不久你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是您的鲜血没有白流,您的鲜血唤醒了千千万万的热血青年,唤醒了千千万万的人民大众。
     成贻宾同学:可以向您告慰的是,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毛泽东主席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新中国从此走上了繁荣富强的康庄大道。
     成贻宾同学:可以向您告慰的是,您学生时代梦想实现伟大的杨子(长江)水利建设,已经完成第一期工程,正发挥着蓄水、发电、防洪、航运等功能。
成贻宾同学:还可以向您告慰的是,我们原来的电机系已经扩大为电气工程学院,每年培养的学子相当于我们过去的几倍、十几倍,仅每年培养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就大大超过我们当年的全班同学总数,他们都将沿着您的建设祖国的雄伟理想,贡献他们的聪明才智。
    今天,60年后的今天,亦是共和国诞生的60周年。我们代表39级的电机系全班同学,走到您的身旁,向您问候,向您表示敬意,向您表示悼念。您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敬爱的成贻宾烈士,安息吧!
三九级(1947-1951)电机系全班同学
2009年4月1日于雨花台  
 

 

成贻宾烈士简介

  成贻宾,南京“四一”惨案烈士。1927年7月生,江苏宝应县汜水镇人。自幼品学兼优,在宝应县中读书时享受免费奖励。1946年中学毕业因家境困难,在镇江一个机关当小职员。1947年报考大学,同时被清华大学、中央大学、英士大学录取,清华大学还特地按奖学金待遇录取他,并允保留学籍一年,终因旅费无着就近到南京入中央大学工学院电机工程系学习。在大学期间他目睹国民党政治腐败,民生困苦而忧心如焚。他研读电机系,曾悉心搜集资料研究我国长江三峡水利电力资源的开发,他常说:“美国有YVA工程,中国将来会有YVA工程,但是靠国民党是没有希望实现的。”
        成贻宾是一位有远大抱负、事业性很强的爱国青年,学习成绩优异并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他是中大电机系进步社团——电社的重要成员,更是中共秘密外围组织新民主主义青年社的优秀代表。他总是站在反对国民党卖国、反对独裁为中心的学生运动的斗争前列。1948年秋国民党政府企图迁走中央大学,成贻宾也和同学们走访老师,抗议迁校,积极投入护校活动。
        1949年四一惨案发生的前一天晚上,中大电机系三六级近40名学生,在地下党员成有庆、王仁道、李先彬等同学组织下集会于中山院一楼教室开会。成贻宾在会上作了激动人心的发言,表示誓死参加翌晨的游行示威。四月一日上午,中央大学、金陵大学等11所大专学校6000余名师生员工上街游行,高呼“反对假和平,表现真和平”口号,成贻宾担任重要的街头宣传工作,在街头向成千上万的群众宣讲,他完全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对国民党总统府门前的士兵振臂疾呼:“不要把枪口对着自己的同胞,不要为蒋介石独裁统治卖命!”四月一日下午队伍回校后,成贻宾已精疲力竭,当听到传来同学在大中桥遭到反动派殴打时,又奋不顾身地和同学们结队到总统府静坐请愿,营救被捕同学。成贻宾被推选为学生代表之一进总统府提出抗议,要求严惩凶手,释放同学。
        成贻宾是维护游行大队安全的纠察队员,便遭到一个伪装成伤兵的特务的棍棒殴打,又被几个军警对他头上背上腰部围殴,头部被击伤,脾脏破裂当即昏倒,血流满地。身受重伤的成贻宾被捆绑起来扔上囚车,后经学校地下党救护到丁家桥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但终因伤势过重于4月19日晨8时献出了年仅22岁的生命。噩耗传到中央大学激起了全校师生的极大悲愤,老师领着同学默哀5分钟,学校党组织在殡仪馆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声讨反动政府制造了这一死学生2人伤100余人的“四一南京惨案”,四月四日毛泽东在“南京政府向何处去?”一文中对此作了精辟的分析。
        1950年清明节,成贻宾烈士的遗体被安葬在雨花台烈士塑像东南一片苍松翠柏的山岗上,他的遗像和血衣陈列在雨花台烈士陵园陈列大厅,让人民世代永久记住今天的幸福是烈士们的鲜血换来的。
《东南大学校友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