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大学《校友通讯》53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52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51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50、28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9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48、26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7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46、24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5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4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43、22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2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1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40期
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校友通讯》39、20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8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7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6期
 
新年献辞
母校要闻
东大英才
校友活动
友好往来
校友风采
改革开放30年
校友文苑
人物春秋
往事回眸
校史一页
缅怀师友
总会信息
校友捐赠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7、35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4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3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2 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6、31 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30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9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8 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4、27 期合刊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6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5 期
东南大学《校友通讯》24 期
中央大学、东南大学《校友通讯》12、23 期合刊
校史一页

 朱 斐

 
 
  上世纪的一、二十年代,东南大学与中国科学社的结缘,壮大了东大的师资队伍,吸引了各地贤哲纷纷来此聚集,使东大成为我国“科学家的大本营,中国科学发展的重要基地”,造就了一大批我国自己培养出来的首批专家。
        1911年辛亥革命胜利后,我国深具忧患意识与历史责任感的知识分子,总结了清王朝愚昧、落后、灭亡的根源,认为唯有教育才能救国、唯有科学才能兴邦。他们纷纷飘洋过海到欧美各国,继1909年首批“庚款留学潮”之后,形成了新一波留学高潮。
        而这位后来成为东南大学校长的郭秉文,祖籍江苏江浦,与南京仅一江之隔,年轻时即十分崇敬南朝的宋雷次宗,集天下之英才,泓教于鸡鸣山下,名垂史册。郭秉文立志步其后尘,走兴学育才之路。他早在辛亥革命的前三年即1908年,赴美留学,先后获得了理学士、教育硕士和哲学博士学位,是中国第一位教育学博士。他的博士论文题目是《中国体制教育沿革史》,答辩通过后先在美公开发表,后在国内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美国著名教育家孟禄博士亲为作序,序文中称:“郭博士之著是书,不独表扬己国之事迹,且俾西人,恍然有误于中邦维新之变革。”当他埋头写论文之时,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东南大学之前身)就聘定他为南高教务主任。真可谓天遂人意,心想事成。1915年郭秉文终于来到斯地,就任斯职,先后任南高教务主任、副校长、校长、东南大学校长,主校十年,一展其抱负。
        1914年,众多留美精英,眼看学业将成,报国情切,遂有任鸿隽、竺可桢、胡刚复、秉志、杨杏佛、过探先等发起,创建“科学社”,宗旨是“传播科学知识,促进实业发展”。1914年开始筹备,1915年正式成立,一致推举任鸿隽为社长。郭秉文留美期间,积极参加社会活动,曾任中国留美学生会秘书长兼《中国学生》月刊总编辑,他对中国留美学生情况比较熟悉,同时和任鸿隽又是哥伦比亚大学同窗,志向也同,都想兴学育才,故郭秉文自应聘南高之始,就盛情邀任鸿隽及科学社诸成员,来南高共同创业,并建议“科学社”日后也迁来南高。
        南高也是1914年在原两江优级师范学堂的基础上筹建,1915年成立。至南高招生开学之际,已有多位科学社成员来校任教,未几,科学社的发起人几乎大部分来校,最后社长任鸿隽也来了。1918年科学社由美迁回中国,开始就落脚于南高校园,并更名为“中国科学社”,至1920年方迁至成贤街文德里新址。“中国科学社”的成员遍及主要高校,办有《科学》杂志,其组织建设工作延及至新中国成立。
        “中国科学社”的成员皆德才皆备、学艺双馨之士。现简要介绍几位如下:
        竺可桢,著名教育家,我国地学、气象学一代宗师,美国哈佛大学地学博士。他在南高、东大工作十年,创我国首个涵地理、地质、气象、矿物等多个领域的新型系科,亲自开出十余门主要课程,带出一大批教师,造就了一大批我国自己培养出来的专家;其所著《南京之气候》、《中国历史上气候之变迁》、《中国历史上之旱灾》,以及有关台风等论著,均被公认为权威之作,其观点和方法至今为学者采用。研究联系实际,面向民生,努力为经济、生产服务,是其特点和可贵之处。
        秉志,著名生物学家,我国动物学的创始人和奠基人,美国康乃尔大学哲学博士,韦斯特神经学院研究员,南高、东大生物系主任。秉志以后湖(即今之玄武湖)为天然实验室,那时的湖面及周围荒地比现在的景区要大许多,苍茫一片水域大地,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陆上蹦的,各种树木花草,丰富多样,秉志与其助手从这里和全国各地,采集和制成了7万余件动植物标本,一批虎熊及稀有飞禽标本尤为珍贵,在口字房(学校主教学楼)建成我国最早最丰富的动植物标本室,被生物界公认为我国生物界最宝贵的财富。孰料一场大火使全部标本毁于一旦,东大校董会鉴于秉志和生物系业绩显著,特筹10万银元建生物馆(即今之中大院),美国的洛克菲勒基金会基于秉志的品学成就,亦对建馆予以赞助。早年为一系一学者盖一大楼,开历史之先河。秉志悉心治学,倾心育才,获全体师生拥戴。秉志终身事教,学子遍华厦,已皆是动、植物学界之前辈。
        胡刚复,著名物理学家,我国近代物理奠基人,美国哈佛大学物理学博士,南高、东大物理系主任。胡刚复治学严谨,重教育才的精神作风,及他本人在光学、电学、磁学等方面的造诣,为东大物理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致事业兴旺、菁英辈出,走出了吴有训、严济慈、赵忠尧等七位院士。物理界为彰显胡刚复对中国近代物理学的贡献,特设胡刚复奖。
        杨杏佛,著名政治活动家,早年参加同盟会,任孙中山先生秘书。辛亥革命胜利后,弃位赴美求学,获康乃尔大学机械学学士、哈佛大学商科硕士学位,回国后任南高、东大教授,曾主持商科工作。时中国处于军阀统治之下,莽莽神州,若黑暗无声世界,唯东南大学这一方净土,允许任何主义、学说在此传播、辩论。此时中国共产党尚未诞生,杨杏佛已在这里宣讲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资本论》,他鼓励学生参加“南京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在梅庵和学生一起讨论社会主义,在玄武湖和同学一道庆祝马克思诞辰,讲马克思生平,勉学子为认定的理想和目标而献身。杨杏佛得到了广大学生的尊敬和信任,“不愧为南高、东大学生的马克思主义启蒙老师”。一位民主革命的老战士,却为东大社青团、共产党的建设打下了思想基础。蒋介石背叛革命后,杨杏佛与宋庆龄、鲁迅、蔡元培等组建“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任执行委员兼总干事,无情揭露将介石的罪行,主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蒋怒而密令戴笠指使特务,于1933年9月18日将他暗殺于上海法租界。
        任鸿隽,著名教育家,美哥伦比亚大学化学硕士,科学社社长,历任东大教授、副校长、教育部司长、四川大学校长、中央研究院秘书长等职。任鸿隽在东大时间不长,贡献不小,主要有:一是向南高、东大推荐了多位厚德饱学之士。二是东大诸多改革和重大举措,他都鼎力支持,如“开女禁,在国内首创男女大学同学”,社会阻力甚大,任鸿隽力挺。任的夫人陈衡哲,东大文科教授,擅长西洋史、文学,系中国第一位女教授,他们的结婚仪式就是在梅庵举办的,文明婚礼,开社会新风,传为佳话。三是南高在申请创办东南大学的过程中,任鸿隽正好在北平教育部工作,各部委间有许多事要沟通、商量、请求支持,任鸿隽穿针引线,帮郭秉文做了许多事,且乐此不疲。是故经批准后在筹建东南大学校董会,确定由教育界的头面人物、有影响的部长、工商巨子、上海商会主席、上海银行公会主席等成员,组成中国高校史上阵容最强、实际作用最大的校董会时,教育部特别指定任鸿隽任东大校董会董事。任鸿隽一生的最亮点是:主政四川大学十余年间,殚思竭虑,倾心改革建设,业绩辉煌,使川大的规模、声誉和学校水平都上了新台阶,给川大师生留下了深刻的、难忘的印象,致60余年后,由川大后辈撰写校史时,不吝以十余页篇幅,颂扬这位老校长的光辉业绩,这在全国各高校史上,亦属罕见。
        “科学社”成员先后来东大任教的,以及东大教师参加科学社的还有:文理科主任孙洪芬;教育科主任陶行知;工科主任茅以升;农科主任邹秉文;西洋文学系主任梅光迪;数学系主任熊庆来;哈佛大学农学博士胡先骕等共30余人,其中多数后来均成为所任学科领域内的创始人、奠基人、或开拓者。
        郭秉文始终把广延名师当作办好学校的根本大事。教育部多次派郭秉文率团考察欧美国家的高等教育,郭均藉此良机,寻觅人才,礼贤下士,引得俊彦归。原燕京大学校长、后任美驻华大使,堪称“中国通”的司徒雷登,在其所著《中国五十年》一书中对郭秉文赞誉道:“他延揽了五十位留学生,每一位都精通他自己的学科。”其实,司徒雷登了解的情况和统计的数字尚不完全,实际数字比这还要多不少。
        蔡元培是我国近现代的著名教育家,民国首任教育部长,北大老校长,他的办学理念新潮,他倡言:“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脍炙人口,影响深远。他对东大很友好,帮助大。当年中国十位名人以十大理由向国务院倡议创设东南大学,蔡元培领先署衔;东南大学正式成立时,蔡元培又兼任东大校董会董事;1928年4月,江苏大学更名为中央大学,还是蔡元培任大学院院长(即教育部长)时所决定,并由蔡元培亲自到校宣布。但大教育家也不免偶有眼光不及之处。例如,在大学及学科之建设问题上,蔡元培曾说:“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他认为“学”与“术”应有所区别,学是学理,术是应用,办高等教育应有分工,工、农、商、医等偏重应用的可称为“高等专门学校”,文理及法等偏重于研究学理的可称为“大学”,是故他在任北大校长期间,停办了农科,调出了工科(调入北洋大学,即今天津大学前身),只保留了文法两科,遂成为北大之损。
郭秉文的看法不同,他认为一所大学内,可以设偏重学理的学科,也可以同时设偏重应用的学科,两者互补互济,相得益彰。他到南高不久,就提出了“寓师范于大学的”主张,他认为:“欲振兴教育,需办好高师;欲办好高师,宜将高师办在大学之内。”正是基于这种思想和当时社会的需要,从1916年到1918年,南高先后设立了工艺专修科、商业专修科、农业专修科、教育专修科,师范设实科,南高开全国之先河。这四个专修科的设立和发展,为以后创建东南大学创造了条件。东大成立时,即设文理、工、农、商、教育五科,学科之多,居全国之冠。茅以升博士就此曾说:“本大学学制,以工、农、商与文理、教育并重,寓意深远,此种组合为国内所仅见,亦即本大学精神之所在也。”此后,郭秉文又在阐述自己办学思想时,专门论述了“通才与专才的平衡”、“人文与科学的平衡”,把“学”与“术”、“学理”与“应用”及大学学科建设的问题,讲得更明更透了。
        东南大学,学者荟萃,贤哲云集。
        文科
        有早年受业于章太炎先生、后获美国西北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学贯中西、被教师奉为魁宿、誉为纯粹君子的刘伯明;有被称为中国留美学生中的“哈佛三杰”中的两杰,即汤用彤和吴宓(另一杰为陈寅恪,后去清华);有“柏大三俊”,宗白华、方东美、施学齐,皆赴德留学后任柏林大学文史研究员;有著名心理学家、美国芝加哥大学哲学博士陆志韦;有梅光迪、陈衡哲;有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卢锡荣;有国学大师柳诒征;著名国学家王伯沆、吴梅、蒋竹庄、陈中凡、陈去病、胡小石、姚孟王员、钱基博、顾实等。
        理科
        有数学大师熊庆来,著名数学家何鲁;美国哈佛大学物理学博士胡刚复;美国哈佛大学物理学博士叶企孙;美国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博士吴有训;美国哈佛大学地学博士竺可桢;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地学研究员张正平;美国理海大学地学研究员孙佩章;美国依利诺大学化学博士李寿恒;瑞士日内瓦大学理学博士赵承锻。
        教育科
        有著名的教育家、教育改革家、后被誉为贫民教育家、乡村教育家、人民教育家的陶行知,他获得美国依利诺斯大学硕士,在哥大获“都市学务总监”资格;有著名教育家、教育改革家、美国哥大哲学博士、连续三届当选世界教育会副会长的郭秉文;有美国勃朗大学教育学博士廖世承;有美国哥大教育学博士程其保;哥大哲学博士朱斌魁;美国芝加哥大学哲学博士艾伟;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心理学博士郭任远等。
        工科
        茅以升,我国桥梁工程鼻祖,美国加里基理工大学工学博士;涂羽卿,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硕士;杨肇燫,麻省理工大硕士;刘润生,美国康乃尔大学工程师;陈荣贵,纽约工程大学工厂主任;张延金,美电机科硕士;徐乃仁、余谦六,皆康乃尔大学硕士。
        农科
        秉志;胡先骕;常会宗,法里昂大学农学博士;唐启宇,美农业经济学博士;张景钺,美芝加哥大学植物学博士;胡经甫,康乃尔大学博士;钱崇澍,哈佛大学研究员;郝巽坤,美加州大学农科博士;姚醒黄,美犹太省农业大学博士;罗清生,美堪萨斯州立大学博士。
        商科
        马寅初,著名经济学家,美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孙本文,美伊利诺大学社会学博士;杨杏佛、邝光林,均系美哈佛商学硕士;沈簌清、林志煌、林振冰、唐庆诒,均系美哥大硕士。
        当年我国国立大学仅北大、东大两所,两校关系友好,两校教师对彼此情况都比较了解。故而有北大教授梁和均先生的《记北大(东大附)》一文,文中有云:“东大所延教授,皆一时英秀,故校誉鹊起。……北大以文史哲著称,东大以科学名世。然东大的文史哲教授,实不亚于北大。”这自然是梁先生的谦让之词,就人文领域师资阵容而言,没有学校能与北大相比。就自然科学领域师资的阵容而言,学界则有“东大是科学家的大本营,中国科学发展的重要基地”之说。1922年间,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拟在中国科学力量最强的大学建造一所科学馆,专门派孟禄博士和威尔逊教授到有关学校作了一番调查,调查结果认为东大科学力量居全国之首。1923年,经东大校董会、东大行政、洛氏基金会三方面会商,决定在口字房原教学楼旧址,建造科学馆,校董会筹资10万银元,洛氏基金会负责10万元美元,1924年破土动工1927年落成(即今之健雄院),开国立大学接受外国基金会资助之先。
老东南大学这棵大树,根深、干壮、枝叶茂盛,在新中国的土壤及历史条件下,先后由此衍生出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河海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农业大学、南京林业大学、南京工业大学、江苏大学、江南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等10所著名高校,此种情形,中外罕见。
从1915年学校更名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到1927年东南大学更名为第四中山大学,短短12年间,从这里走出来的师生后来有32位被遴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有校友笑言:老东大是院士之乡。其中:
        教师被遴选为院士的有15位,他们是:周仁、陆志韦、竺可桢、秉志、叶企孙、茅以升、赵承嘏、陈焕镛、钱崇澍、戴芳澜、陈桢、胡经甫、张景钺、郑万钧、秦仁昌。
学生被遴选为院士的有17位,他们是:吴有训、金善宝、恽子强、冯泽芳、伍献文、五家楫、杨惟义、严济慈、柳大纲、吴学周、赵忠尧、施汝为、张肇骞、何增禄、王葆仁、陆学善、袁见齐。
        院士中有三位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职务,他们是:竺可桢、吴有训、严济慈。
        从这里走出来的师生,后来担任大学校长的有15位(有人兼院士和校长),有校友笑言:老东大是大学校长的摇篮,他们是:
        陆志韦:燕京大学校长
        马寅初:北京大学校长
        汤用彤: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
        叶企孙: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
        茅以升:河海大学、北洋大学、北方交大等校校长
        竺可桢:浙江大学校长
        任鸿隽:四川大学校长
        熊庆来:云南大学校长
        吴有训:中央大学校长、上海交大校长
        金善宝:南京农学院院长(现为南农大)
        郑万钧:南京林学院院长(现为南林大)
        陈鹤琴:南京师范学院院长(现为南师大)
        严济慈:中国科技大学校长
        袁见齐:中国地质大学校长
        张江树:华东化工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