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东南大学少年班,“天才之路”如何筑就
发布日期: 2016-09-05     访问次数: 248

    少年班这个神秘的群体总是容易被贴上天才高智商的标签。近三年,东南大学少年班的招生已经不再是个位数,维持在20多人,最小的13岁进入大学课堂。他们如何从千万人中脱颖而出?传说中的天才集中营到底什么样?交汇点记者独家专访东南大学,了解背后的故事。

  

天才集中营压力大、课业重

        829日下午3时,东南大学大四少年生申怡飞结束在内蒙古准格尔旗的支教,正在返回南京的火车上。今年是他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给当地初中孩子做一些科普和实践活动,让他感觉充实。

少年生申怡飞

    申怡飞15岁参加高考,高出本一线30多分,被东大吴健雄学院录取。四年来,申怡飞被同学们戏称为获奖专业户,他获得过校优秀团员、三好学生、十大健雄学子、东南大学学习优秀星、十大青春榜样等荣誉称号。东大信息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樊祥宁教授对申怡飞的评价很简练:这个小孩很厉害!

    在东大,进入吴健雄学院的确让人艳羡。因为在学生们的眼中,吴健雄学院自带光环:学校重视程度高、优质师资汇聚、学习氛围好、更有凝聚力。当然,这里也是传说中的天才集中营,以课业压力大、考试难度高出名。

    徐州的陈桐在高二的时候考上东南大学少年班,我的青春都搭在实验室里。如今25岁的博三学生陈桐自嘲,大一就有危机感,一头扎进书本和实验室,周末时间都用于等实验结果。除了学习,没有别的想法。当然,陈桐也盼望有个女朋友。

        2004年,吴健雄学院成立初始,旨在树立精品教育理念,寻找新的人才培养模式的突破点。据了解,东大选聘各学科带头人、长江学者、博士生导师等担任学生导师,对其课程学习计划和学科专业训练进行个别指导,并创造条件使学生尽早进入导师的实验室和科研团队,尽早接触学术前沿。

        “我们希望培养的人才是卓越的、个性的和国际的。吴健雄学院党总支副书记兼副院长钟辉告诉交汇点记者,该学院采用前期集中培养、后期专业分流的“22”培养模式,生源涉及信息工程、电子科学与技术、自动化、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生物科学与医学工程等多个优势品牌专业。

  

少年生智力超同龄孩子,跳级是常态

    目前,东南大学是江苏唯一一所招收少年生的高校。今年,东大招收24名少年生,分布在全校8个学院,人数最集中的是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和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分别有6位。

东大首届少年班的8金花

    自1985年东大开办少年班,已经有30多届少年大学生在此求学。从少年班到强化班,到现在的吴健雄学院,办学理念从早出人才、快出人才为宗旨,也转向培养能引领中国发展的创新性人才

    每年,东南大学向社会特招少年大学生,招生对象条件为成绩优异、智力出众、身体健康、具有较好心理素质和较强生活自理能力的十五周岁以下在校学生。并且有一个硬杠杠,考试成绩达所在省的当年重点本科录取控制线,经综合考虑,择优录取。

    在少年班学生看来,跳级是一个常态。20159月,来自四川的陈勇豪入学时刚满13岁,是当年东大年纪最小的少年生。他的求学经历很独特,小学跳过了四、五两个年级,初中在家自学了一年,进入成都一所民办高中读了两年,考上东大。2013级少年生宋文清,小学两年,初中两年,高中两年,13岁进入东大学习。

    当然,部分少年生由于入学比较早,进大学也相对较早。2016年入学的少年生中,年龄最小的是来自河南的女生贾谊,20011220日出生。因生活在农村,没有幼儿园,她不到4岁就上了小学。

        “不可否认,少年生的智力发展的确超越同龄孩子。钟辉告诉交汇点记者,少年班的初衷是给一批创新能力很强,智力超长的学生,提供快速成长的平台。他们天赋秉异,对数理等学科感兴趣,学习起来也比较快,少年班的存在是为了因材施教。

  

近八成从事科研,也有中途退学者

    较同龄人,少年生更早表现出才华,少年班的政策让他们的天赋异禀得到充分的发展。

在东大首届少年班里,涌现过一大批各行各业的精英。如贝尔实验室统计研究室研究员孙晓东、东大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顾忠泽、CISCOSYS-TEMS(美国)高级工程师郑宇虹、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中国策略办公室主任陈涛、NOKIA中国高级经理龚文菲、通用电气中国研发中心高级经理蔡益民等。

    如今,经过4年本科的学习后,70%-80%少年班的学生会选择继续攻读硕士,其中有保研,也有出国留学,他们一般并不会直接就业。

        “少年班对我的成长帮助很大。大三结束时,申怡飞的19门专业相关课程全在90分以上,其中8门取得满分绩点(96分以上),《电磁场与电磁波》课取得98分,在学院400多名学生中名列第一。吴健雄学院的学习为他打下牢固的专业基础,因而获得东大保研资格,师从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获得者、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被誉为中国4G技术掌门人的尤肖虎教授。

        “能否利用好这四年,要看个人适应度。他相信,少年班给予他专业领域上的年龄优势。大学四年里,少年班的学习节奏可谓相当紧张,和普通大学生一样,平时上课、晚自习,课后和同学聚会、出去玩,与同学相处也不存在问题。

    陈桐也称,感恩东大少年班,因此少受高三一年罪,也为后面研究工作留出时间。据他了解,200520062007级的少年生基本都在读研、读博,参加工作的并不多。

    少年生大多数是普通人,同样面对课业压力,对学业烦躁不安,对人生有过迷茫。跟任何一个班级一样,也有无法适应少年班模式的个例。部分学生心智还不成熟,自理能力、人际交往能力稍弱,平均两年可能有一位学生退学。钟辉告诉交汇点记者。

(转自新华报业 2016-08-30 交汇点记者倪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