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师友】汉生老师助我赴川去报到(东南大学土木学院61级 黄永吉)
发布日期: 2016-11-08     访问次数: 82


    1966年,我从工民建专业本科毕业,但由于“文革”动乱,拖到了1968年初才分配工作。1966年夏,开始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红卫兵夺了校领导的权,随后是各造反派之间又相互夺权,学校的所有工作陷于瘫痪,毕业分配自然也就没人管了。直到1967年底各造反派才组成了“大联合委员会”,然后由大联合委员会组建了六六届毕业生分配领导小组。1968年初我们拿到了毕业证书,落实了分配计划。我被分配到六机部469厂,参加三线建设,报到地点是四川涪陵(现重庆市涪陵)184信箱,当时四川武斗很厉害,单位要我暂缓去报道,等待通知。

    19685月初,学校通知我可以去报到了。我回校准备起程,可重庆仍不太平,南京没有直达重庆的船。黄汉生老师知道后,帮我想了个办法,让我先到汉口,住他父母家,再想办法买武汉到重庆的船票,为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他热心地帮我买了南京至汉口的船票,一直送我上了船,我非常感动。他父母家就在江汉关附近,到汉口后,我按他给的地址找到了他家,他母亲热情接待了我,管我吃,管我住,把我当客人招待。我天天跑轮船码头,但仍然没有汉口至重庆的船。后来,轮船公司的人建议我先到宜昌,说宜昌有到重庆的小船。没有办法,我只好买了到宜昌的票,黄老师的妈妈亲自送我上船。临别时我将在吃住三天的粮票和伙食费给她,可她怎么也不肯收,说汉生的学生到她家,就是她的客人,怎么能收粮票和伙食费呢?我深受感动。要知道,在那个年代,粮食是凭票供应的,我吃了三天,她家就要从口粮中节约下来,情意深重啊!我泪别伯母,踏上了去涪陵报到的路。谁知道我在去重庆的轮船上竟闯了一次鬼门关,此话下次再述。到单位后我将报到的经历,写信告诉了汉生老师,表示深深的谢意。

    我1978年回校时,汉生老师出差,没有找到他;这次我们同学返校庆祝毕业50周年,想找汉生老师,可他已经驾鹤西去了。我深深地怀念他!

原南京工学院 5161110 黄永吉

2016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