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人物】纪念东南大学校友吴健雄逝世二十周年:被誉为“东方居里夫人”的核物理学家
发布日期: 2017-02-17     访问次数: 144

深情怀念健雄先生

止於至善永记心间

    20年前的216日,一位伟大的女性病逝异乡。如今,二十年一晃而过,太仓紫薇阁旁的墓碑上依旧铭刻着世人对她的评价:

    “这里安葬着,世界最杰出女性物理学家——吴健雄;她一生绵长深刻的科学工作,展现了深思力作和真知洞见;她的意志力和对工作的投入,使人联想到居里夫人;她的入世、优雅和聪慧,辉映着诚挚爱心和坚毅睿智;她是卓越的世界公民,和一个永远的中国人。”

    1973年,周恩来总理接见物理学家袁家骝及夫人吴健雄时说道: “你们是华人中杰出的代表,为世界的科学作出了贡献,是我们华人的骄傲,是全世界华人的骄傲。


    “吴健雄这个名字对于东南学子来说耳熟能详,不管是61系吴健雄学院,还是校园里的吴健雄纪念馆、健雄院,都昭示着东南大学与这位科学家之间的不解之缘。正值吴健雄先生逝世20周年之际,让我们再次回顾她不平凡的人生。

    1912531日,吴健雄出生在江苏太仓浏河镇。父亲吴仲裔,母亲樊复华,两人育有二子一女,健雄居中。

    1929年她以最佳成绩由苏州女师毕业,并获准保送进入国立中央大学(东南大学前身)。但按当时的规定,师范学生保送上大学需要先教书,服务一年。于是她进入私立中国公学任教并继续学习。

  当时胡适在该校兼任校长并讲授清朝三百年思想史课程。一次考试之后,胡适改完卷子兴奋地对同在公学执教的杨鸿烈、马君武说:我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学生,对清朝三百年思想史阐述得这么透彻,我打了一个100分。杨、马二人闻言,也说班上有个学生总得一百分。三人分别把这个学生的名字写了下来,拿出来一看,居然都是吴健雄。三位老师开怀大笑:怪不得她能保送进中大呢!

30年代初吴健雄与胡适在上海的合影

    1942年,她与著名物理学家袁家骝结婚。

袁家骝与吴健雄结婚留念


她在国立中央大学求学,师从居里夫人的学生施士元

    1930年吴健雄进入中央大学,攻读数学专业。吴健雄资质俊秀,学习游刃有余,在求知欲的驱动下,她翻阅了一些有关X光、电子、放射性、相对论等方面的书籍,没想到一下子便被伦琴、贝克勒尔、居里夫妇、爱因斯坦等科学巨匠给深深地吸引住了。于是,她第二学年便申请转到了物理学系。

吴健雄在国立中央大学读书时的学籍表

    中大物理系有许多名师,有研究光学的系主任方光圻,有天文学家张钰哲,有教电磁学的专家倪尚达,后来又来了一位教授近代物理的施士元。施士元在法国巴黎大学镭研究所跟随居里夫人做研究多年,是居里夫人为中国培养的唯一的博士。教学之余,他向同学们讲述了居里夫人的种种逸事,这些都使得对居里夫人崇拜有加的吴健雄倍感亲切。那个时候,不管是在教室,还是宿舍和饭堂,吴健雄经常都会说到居里夫人如何如何,仿佛居里夫人是一位她所熟悉、景仰的长辈似的。那时,居里夫人是吴健雄的典范,数十年以后吴健雄的许多同学还都是众口一词地这么说。  

  当时,中大的女学生宿舍在北极阁山下的石婆婆巷,是一片属于教会的楼房,有东、西、南、北4座楼,房间有大有小,大的住6人,小的住3人,最小的只容1人。吴健雄住南楼,起初与人同住,后来为专心念书,便搬到南楼后面平房中的小屋中闭门读书,很少参与娱乐活动,节假日也难得出去。她有位叔父在南京任职,星期天总是开车来校,想接侄女到郊外换换脑筋,可每次载走的总是她的同学。越是这样,她叔父越是担心她的身体,越是要拉她出去透透空气,但总是很难说得动她。对于这一切,施士元都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吴健雄在国立中央大学读书时用过的光学旋光仪

  就在吴健雄进入中大的第二个年头,日寇在我国东北发动了·一八事变;第三年,日寇又在上海挑起了·二八事变。吴健雄是位很温和的学生,但是在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她在教室里再也坐不住了。1931·一八事变之后的12月,她冒雪参加了总统府门前的静坐示威活动,逼得蒋介石不得不出来向学生作个交代。不久以后,吴健雄还成了大家公推的学生示威游行的领头人。

    1934年,在施士元的精心指导下,吴健雄撰写了一篇题为《证明布喇格定律》的优秀毕业论文。带着师友的殷切厚望,她于1934年离开了母校,不久即赴美继续深造。

90年代,吴健雄探望老师施士元先生

  此后历经数十年的艰苦奋斗,吴健雄为世界现代物理学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她在博士在读期间就参加了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解决了连锁反应无法延续的重大难题,被人们称为原子弹之母。她还验证了著名的弱相互作用下的宇称不守恒“β衰变中矢量流守恒定律,并先后获得了各国政府及世界著名大学颁发的荣誉、学位和奖励等,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物理女王


她以杰出的物理学成就,被誉为东方居里夫人

  吴健雄1936年赴美国留学。1940年获加利福尼亚大学博士学位。1958年后又获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哈佛大学等院校的理学博士学位(她是被普林斯顿大学授予名誉理学博士的第一位妇女)。曾在史密斯学院和普林斯顿大学任教。1944年进哥伦比亚大学,长期以来在该校从事科学实验,研究原子物理学。1954年加入美国籍。1958年任教授。1972年起任该校米切尔·普宾物理学讲座教授。1982年退休。

吴健雄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实验室

   吴健雄是当代第一流的实验原子核物理学家。1956年,她设计了一项验证宇称守恒定律的试验,证实宇称并不守恒,证明了杨振宁、李政道两人提出的科学理论(杨、李因此获得诺贝尔奖金)。1973年当选为美国物理学会会长,并为英国爱丁堡皇家学会荣誉会员,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科学学会成员。

     吴健雄1962年被美国大学妇女会选为当年杰出女性1964年获美国全国科学院奖。1974年被美《工业研究》杂志选为当年工业研究科学家1975年获美国总统福特颁发的国家科学勋章。 1978年以色列沃尔夫基金会首次向她颁发10万美元奖金,以表彰她对科学和人类的贡献。1985年获青云奖1986年获埃利斯岛奖章199111月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被授予代表理工界很高荣誉的普平奖章。(普平奖章是为纪念1901年至1931年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的普平教授而设的。普平教授曾对长途电话、X光检验和地下电缆铺设有卓越的贡献)。

    1958年,普林斯顿大学将名誉博士学位第一次授予一位女性科学家——吴健雄(前左二),同时获得普林斯顿大学名誉博士学位的还有李政道(前右一)、杨振宁(前右二);

    1975年,吴健雄当选为第一位美国物理学会女会长;

    1976年,吴健雄在美国白宫接受福特总统颁发的国家科学勋章;

    1978年,以色列人设立了沃尔夫奖,专为那些应得而未得到诺贝尔奖者而设。吴健雄是该奖第一位得主,奖金甚而超过诺贝尔奖;

    1981年意大利总统夫人向吴键雄颁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杰出妇女奖”;

    1984年在获得意大利帕多瓦大学名誉博士学位后登上伽利略当年讲座的木制讲台;

    1986年美国自由女神像建立一百周年庆典时,获艾丽斯岛荣誉奖;

    199111月,吴健雄被授予代表理工界很高荣誉的哥伦比亚大学的普平奖章。

    1992年,4位华人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和李远哲在台北发起了吴健雄学术基金会,以庆祝吴健雄的80大寿。

    从1973年起,吴健雄多次到中国探亲、讲学访问。1982年应聘为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名誉教授。1992年中国出版其论文演讲集《半个世纪的科学生涯》(南京大学出版社),在东南大学建立吴健雄实验室。他们夫妇共同建议在中国台湾兴建同步辐射加速器,以后吴教授亦为该加速器的指导委员会委员。1994年5月夫妇俩人同时荣获全美华人协会颁发的该协会成就奖,表彰他们在科学上的卓越成就和为华人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作出的杰出贡献。

    1990年,中国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将其发现的编号为2752号小行星命名为吴健雄星。吴健雄是少数在有生之年获此殊荣的科学家之一。 1991年,吴健雄获哥伦比亚大学的普平奖章。1994年,吴健雄两次获全美华人协会的杰出成就奖,袁家骝亦同时获奖;同年她和杨振宁、丁肇中等人同时获选为中国科学院第一届外籍院士;11月6日,吴健雄再获艾瑞奖科学和平奖。

 

她多次回母校寻访,关注东南大学建设发展  

  吴健雄在美国漫长的岁月中,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无论是在人生的高潮还是在平常的日子里,她的内心深处,总是蕴藏了一片浓浓的母校情怀。

    中美恢复外交关系后不久,她就于1973年回到祖国,寻访故乡、寻访母校。她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探望六朝松。校园西北角的这棵千年古松,曾是她昔时求学的见证。之后,她又多次回到母校,与学校各方共商发展大计。

吴健雄、袁家骝夫妇在六朝松前合影

    1988年,东南大学聘任吴健雄为校务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校友总会名誉会长、名誉教授。吴健雄以这样一位特殊校友的身份,时时刻刻都在关注母校的建设与发展。同年,母校复更名为东南大学,吴健雄、袁家骝伉俪闻讯后十分欣喜,欣然题词:母校的新气象和新精神给我们很深的印象。199266日,母校迎来90周年校庆,他们夫妇专程从美国赶来参加各项庆祝活动。这一年,恰是吴健雄、袁家骝夫妇80大寿和金婚纪念,东南大学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庆祝活动。两位老人相濡以沫,风风雨雨半个世纪,能在自己的母校举行80大寿和金婚纪念,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吴健雄、袁家骝夫妇为东南大学90周年校庆题词

    在东南大学建校90周年校庆的日子里,为了表彰这位杰出校友,勉励后学,东南大学决定将江南院和分子与生物分子电子学实验室分别命名为健雄院吴健雄实验室。江南院即是中央大学时期的科学馆,当年吴健雄就在这里刻苦攻读;分子与生物分子电子学实验室以分子电子学为主要研究方面,近几年在国际分子电子学界崭露头角。吴健雄夫妇为表达他们对母校后辈学人的提携与期望,特意设立吴健雄、袁家骝奖,以奖励年轻有为的教师。

    吴健雄学院以世界杰出物理学家、东南大学校友吴健雄先生的名字命名,2003年正式成立。学院始于19859月创立的少年班。现设有高等理工实验班、“2+2”学科大类强化班(包括信息电子类强化班、机械动力类强化班),就学专业为东南大学主要的优势品牌专业,在校学生人数500余人,毕业生继续深造比例达80%

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的健雄院

    位于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的健雄院,原为两江师范学堂的主楼,1909年落成,1923年毁于大火,1924年重建。现为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所在地。

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的吴健雄实验室

    吴健雄对前往美国访问的韦钰校长说:东南大学是以工科为底子的,这几年已经有了文科、理科、管理学科和医科,要在这几方面加强发展,朝综合性大学的方向前进。她对母校每年寄来的校务报告总要认真审阅,提出一些建设性意见。她还对吴健雄实验室的各项研究工作给予高度的关注和支持。


    1997216日,吴健雄先生因再度中风,在纽约家中与世长辞。东南大学惊悉这一噩耗,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校领导当即致唁电表示哀悼,并派人赶赴吴健雄的家乡太仓浏河,参加悼念活动。东南大学的广大师生也自发地以各种形式缅怀这位杰出的校友。

    吴健雄先生生前嘱愿要归葬故里,东南大学建筑系为这位学长精心设计了墓园。墓园设计突出了她关心教育和科学的精神,并精妙地表现了她的在弱相互作用中宇称不守恒这一科学论断。

吴健雄墓园

    吴健雄墓园由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设计,经世界建筑设计大师贝聿铭先生审定。墓园中有一个斜切的圆柱体,吴健雄的骨灰就安放在其中,前面还有两个黑色的大理石石球,石球通上电,会逆时针或顺时针转动,并从上方喷出水柱。

    母校东南大学一直以吴健雄为骄傲。1999年,东南大学报请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在校园内大礼堂西侧建造吴健雄纪念馆,并定于2002年百年校庆时开馆,以纪念这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并让后人学习她的科学精神和人生风范,教育后学者热爱科学,致力于全人类的进步事业。

    在美国举行的吴健雄纪念物交接仪式上,年近九旬的袁家骝先生深情地说:把健雄的纪念物送回祖国,由她的母校保存,是我的最大心愿,现在我如愿以偿了!2000115日,首届吴健雄袁家骝科学讲座在东南大学开幕,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物理学家丁肇中博士来到东南大学举行首场演讲。袁家骝先生不顾年事已高,辗转万里,出席了这次科学讲座开幕式,并实地察看了正在建设中的吴健雄纪念馆。

    东南大学百年校庆之时,吴健雄纪念馆建成开馆,东南大学这位杰出校友的奖状、文件、书画、友人的赠品及日常生活用品等纪念物就安放在这儿。

中国第一个华人科学家纪念馆:吴健雄纪念馆

大型人物传记话剧《吴健雄》

    2012年东南大学110周年校庆之际,由校团委、艺术指导中心、吴健雄学院共同创编排演的原创大型人物传记话剧《吴健雄》首演。

    201310月,欧洲主流新闻媒体和国内媒体记者代表团来吴健雄纪念馆参观。

    20157月,全国青少年高校科学营东南大学分营开营,来自香港和内地的400名中学生营员在吴健雄纪念馆内参观。

    20158月,东南大学吴健雄学院新生参观吴健雄纪念馆。


综合整理自东南大学校史馆、吴健雄纪念馆、吴健雄学院、

东南大学新闻网、光明日报、新华网、中国新闻网、人民网

责任编辑:朱欣妍、高珊、江雯欣

东南大学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