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东(建筑学院81级):绘画给纷扰的生活注入愉悦,就似溪水穿越乱石
发布日期: 2017-03-13     访问次数: 13


    编者按:王晓东,深圳华森建筑与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总建筑师。对他而言,绘画既是一种交流工具,也是缓解压力的有效途径。相比于画建筑,他坦言其实更爱画生活中的场景,在他笔下,机械管道充满张力,花鸟虫鱼又饱含温情。他说绘画就是一种即时快乐,给纷扰的生活带来一丝愉悦,像一条穿越了乱石的溪水。

    时逢王晓东画展《闲画黑白》在深圳清华苑展出(展览信息详见文末),他抽空接受了行走中的建筑学专访,分享关于绘画的故事与心得,还有对这位总建筑师来说,绘画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行走: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

王晓东大概34岁的时候吧,是儿时的爱好。

行走:作画的频率大概是怎样的,能坚持每天一幅吗?

王晓东:不规律。平均来说的话,大概每天能画一幅,稍微空闲一点的时候能画3-4幅。

绘画中的王晓东

行走:作为总建筑师,平时工作那么忙,是什么驱使你能够每天坚持绘画?

王晓东:建筑师确实很忙(笑),但是画画作为一种表达构思的方式,在工作中很常用。另外,绘画对我来说是一种即时快乐,比如昨天飞机延误了3个小时,我就在机场画画,这样垃圾时间就不再垃圾了。现在建筑师的工作也比以前要纷杂许多,不再是单纯地做设计就行,还要处理很多别的事情,这个时候,绘画就是一种帮助我从工作中解脱出来的方式。每天睡觉前画会儿画,能够把我的思绪从纷扰的杂事中解放出来,是一种很好的放松。

在飞机航班的纸杯上画画

行走:平时有比较偏爱的绘画对象吗?比如建筑、自然风景或是生活场景,偏爱的理由是?

王晓东:不喜欢画建筑,工作中已经画的太多了。但老房子或者老场景倒是很吸引我,它们有独特的气质,与平时城市中千篇一律的建筑不一样。相对来说,我比较偏爱画小静物,那些生活中常见的,毕竟与工作中接触的不太一样,比较适合休息的时候画。


《徽居》

行走:你有很多钢笔画里的线条非常细密,比如下面这幅《柿子圆》和《宝贝》,感觉已经不像我们读建筑时画的那些钢笔速写,画一幅这样的钢笔画需要多长时间?

王晓东:它们是钢笔素描,画下来大概需要2-3个小时。我一周中大概有3天以上是在旅馆中度过的,出差的几率非常大(可能10个建筑师里有8个半都这样),比如上周六我在济南,周日就去了北京,周一、周二在重庆,今天刚回到深圳。晚上在旅馆的那几个小时时间里,我就可以安静地画会儿画,稍微画细致一点。这对我来说不是任务,是解放思绪的方式,有时候会越画越兴奋,而且我是急性子,一旦开始画就会想要画完。


《柿子图》、《蘑菇》、《宝贝》

行走:平时去旅行时也会画画吗?是当场速写较多,还是回来后临摹照片较多?

王晓东去旅行时也会画,但当场速写较少,80%以上的情况都是拍下照片后回来临摹。建筑师其实不太有时间当场速写,更多的时候都是对着照片素描。除非像昨天那样,甲方临时改了会面的时间,相当于给我放了半天假,这样我就有了珍贵的写生时间,面向对面的城市景象画下这幅《重庆市景》。这倒是确实的写生(笑)。

《重庆市景》

《洪崖洞》

《山城轻轨》、《桥》

行走:这些画作都是用什么工具画成的?推荐一下适合出差、旅行时携带的绘画工具吧(纸张类型、钢笔型号等)

王晓东:都是钢笔画的。以前用LAMY画,但是旅行的时候带着钢笔水不太方便,一是安检的时候容易出现不给过的情况(毕竟不能喝一口验毒),二是飞机上有压力差,刚拔出来画的时候笔水可能会喷薄而出。后来我就开始用这种一次性笔芯的钢笔(如下图),每次用完笔水,换笔芯就行。出差一周,我带一个笔杆、好几个笔芯,大概就能够用。而且这种笔还有一个好处是:下笔时力度不一样,出来的线条就不一样,更容易画出层次感。

一次性笔芯钢笔

    纸张的话比较难得,就好比你用习惯了一种速写本的纸,以后就不会轻易想换。我每次去买速写本,都是一买就20本。不过去旅行的时候,我可能不一定会带平时出差时用的那种大速写本,改为带小一点的。在旅途中遇到手边没有纸又想画画的情况,也会向旁边的人借各种各样的纸来画。像上次与家人去佛罗伦萨旅行,女儿去老桥上逛珠宝店,我和夫人在咖啡馆里等她,不能一直喝咖啡嘛,就向身边的人借了纸来画画。

行走:有一些画,比如下面这幅《东方红》和《野猪》,不仅画出了外形,还将内部剖开了呈现在观者面前,感觉有点像建筑学里的剖透视,这是你偏爱的一种画法吗?

王晓东:那是它们原本的样子,《东方红》里画的是乡下的拖拉机,它们原本就是这样会将一部分零件露出来,《野猪》则是我们一家人去新西兰的时候隔壁房子的艺术家的作品,它是用机器零件制成的,所以看起来很酷。

《东方红》

《野猪》

    像我们这种将绘画当作休闲方式的人,大部分画作都是对自然和真实物体的描写,是一种习作。带有想象力的创作比较费脑,可能不适合工作繁忙的建筑师。但等我退休、闲下来以后,说不定也会尝试一下新的创作方式,毕竟也要追求新的进步(笑)。

行走:从《野猪》来看,你似乎对机械很感兴趣,这是与你曾经的工作经历有关吗?(1991-1997机械部深圳设计研究院)

王晓东:我确实对机械很感兴趣,但与工作经历倒没什么关系。我从小就喜欢机器零件,大概因为是男孩儿吧。小时候学校里的老师带着大家去工厂写生,在交作业之余我会去画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比如说坦克、管道之类的。机械所体现出来的那种构成感、韵律感与动感,有一种精致的复杂,也有一种复杂与简单(内部复杂外形简单)对立统一带来的美感。

《卫士行》、《摩托车》和《压力容器》

行走:最后请简短地谈一下,对你来说,绘画的意义是什么?

王晓东:这个问题,我就用画展的序言来回答吧:

    在我日常的生活里,充满了忙碌、疲惫、无聊和烦躁这些负面的情绪。它们来自我生活的这个快速发展变化的时代,来自我自身的诸多祈求和追逐……多数时候,这是一种无奈,一种混成的无奈。这种无奈,像蛛网一般将我和身边诸元绑定,基本无法解脱;这种无奈,每当自己偶尔路过太阳下的街头,就会引起特别的惆怅……

    幸好,我找到了画画儿这样闲事,才使得满身的无奈有了些解脱。画,是儿童时期的爱好,也是专业工作的基本技能。画画儿,可以让日常中的许多消极时间片段变得充实;给予我在繁杂中与自然美好交流的机会;画画儿,也带给我更加平静和开阔的心境;重新发现了身边和远方的同好朋友。当然,画儿画好了,再加以经营,还能够成为一个人谋生的手段,进而成为受到追捧的星星。但是,过多的寄望也会将一种平静的享受,变成带着烦恼忙乱的另一种负担和追逐。所以,我坚持像现在这样,把画画儿的事儿只做成业余的快乐,给自己生活的繁杂琐事带来一丝愉悦,就像一条穿越了乱石的溪水。

《乱石清流》

    最后,我觉得绘画是一种柔软的力量,在我们的生活环境变得越来越好以后,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种力量,并被它所打动。


欢迎关注王晓东钢笔画展《闲画黑白》



编辑 | 李菁琳

校对 | 刘雨浓(实习生)

(转自 2017-03-11 建筑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