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情|《那年那月那学校》(倪晓宁,东南大学1988级电气技术专业)

2019-10-30

《那年那月那学校》

  

那年南京雨水特别大,

招生时响当当的南京工学院,

录取时已改名叫东南大学。

  

家人很开心,

可是我不开心,

为什么以后再也没有文学、艺术课?

  

听说校长叫韦钰,

是我小学时少年报上的偶像,

好吧,不管怎么样总要上大学。

  

从小走南闯北见识广,

却在宿舍经历了文化碰撞,

为什么同学们的思维这么不一样!

  

忙忙碌碌的工科生活,

每天都是作业、作业和作业,

每晚都是自习、自习和自习。

  

下自习的福利有很多,

男生们抢着表现情商请小吃,

酸奶、馄饨、旺鸡蛋!

  

不许谈恋爱,每天早锻炼,

未来的电气工程师们就得严标准,

早晨三次不出操就别想评三好!

  

春天文昌桥河边的桃花开成海,

夏秋大路边梧桐的枝条遮烈阳,

家长来了说:这真是谈恋爱的好地方!

  

就这样一晃四年过,

天南海北分手时我不流泪,

哭什么哭,怎么,难道是永别吗?

  

就这样一晃二十年过,

糍饭团、小煮面、鸭油烧饼再来过,

谁说工科学生就不能做吃货。

  

就这样一晃快满三十年,

哎,那什么,特别感谢当年早锻炼,

哎,那什么,东大人就是严谨踏实工作人,

哎,那什么,咱学校排名又上啦!


倪晓宁 162881班

写于2019年10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