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水东边弄潮忙(许晓军,1986届经济管理学院图情专业校友、东南大学南京校友会户外协会会长)

2020-06-29

627日,远在甘肃出差的律师高侠在工作的间隙中不停的翻看着手机,这时她除了工作最关心的是队友们的消息,她的心思已经飞回千里之外了的南京石头城的河畔。这是个大日子,是艇友俱乐部第一次季赛开赛的时间,也是东南大学六朝松艇队酣畅拼搏的时刻。

我们的校友中有这么一群亲水的人,他们不仅是各种运动的爱好者和大神,更是喜欢船艇运动的弄潮儿。东南大学六朝松赛艇队就是由这一群人结合起来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大家运动和事业相得益彰,取得了不俗的战绩。不过其间训练基地始终不稳定,颇费周折甚至因此停训,经多方考察去年底东大六朝松赛艇队和艇友水上运动俱乐部携手,将艇友俱乐部作为我队长期发展的基地和主要的赛训平台。

艇友水上运动俱乐部位于南京石头城遗址公园内,历史上这里是东吴水军总部所在,三国时期,强大的东吴水军就是在这片水域进行着操练。时过境迁,在刘禹锡“潮打空城寂寞还”的诗句后面,这一带崛起的是南京的河西新城区,在这里,淮水东边不再是旧时月,而是一群弄潮儿。

艇友俱乐部,是由南京其他兄弟高校的校友们,秉承“以水会友”的理念而组建起来的,目前俱乐部运营已经得到了各方认可,也成为了南京水上运动爱好者的一个重要交流场所。

今年的梅雨是天下漏了的季节,作为俱乐部的首次季度赛,真是有如天助,27日风和日丽,水流舒缓,是个非常适合比赛的天气。参赛的队伍有南京大学EDP队、河海大学队、艇友会员队,蔚来汽车队,东南大学六朝松队。

随着口令,第一组比赛开始了,东大队PK南大EDP八人单桨队,同样是八只桨叶在水中,排量却不同,四人双桨相当于经济型轿车,八单却是8缸跑车。南大队虽是女队员为主,但姐妹们训练的认真和刻苦也是出名的,同时有资深铁三达人顾会长加盟,如虎添翼。东大四双队组队时间仅有一个月,配合还有待改进,同时因为需要教练帮助平衡船艇,但不能够参与划行,这样我们男子的四双队实际上只有三人划,值得一提的是,给我们平桨的是俱乐部专业平桨师戴总,不仅平衡掌握的的好,劳动号子喊的也是一流,尤其在船上不经意一抹头发,像极了小土豆特鲁多,瞬间迷倒一干女众。虽然我队启动稍快,但终究无力超越八单。不过队员们都明白,这一次不是单纯的成绩上一较高低,更多的是检验我们这个阶段的训练成果,即使这样,我们也划出了近期最好成绩,1000m用时417

第二组比赛是东大队对阵艇友会员队,在经历最初的起航混乱之后,东大队渐入佳境,领先对手冲过了终点。虽然相对轻松的获得了这一组比赛的胜利,但是东大的队友们却感到忧心忡忡,因为今天在艇上的表现不尽人意,事实上后来小组赛成绩揭晓后,我们仅比第三名领先2秒,险些失去决赛资格。认真的复盘反思是上岸后的第一件事情。



第三组比赛是河海大学对队友蔚来汽车队。在双方迅速的启航之后,划行到200米时候,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蔚来汽车队的船忽然跑偏,用了撞沉吉野的招数,斜着插上了河海队的船身,大家在一阵惊呼之后,及时的刹车停船,比赛只有重新开始,河海队被撞之后激起了斗志,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远远躲着蔚来队,以小组赛第一名成绩进入决赛。河海队是传统强队,成队时间长配合默契,尤其女舵手声优貌美,很有专业舵手风范,还配有专业导游耳麦,我觉得撞船事件和决赛时我队小飞侠停桨事件均和此有关。

站在码头的赵婵已经有些等不及了,那些磨得老茧正在发痒,跃跃欲试地想得到施展的机会,眼睛也没闲着,顺便把各队男女队员打了个分。刘老师静静坐着,忐忑着不知临时抱佛脚是否管用,心中懊悔训练少了,暗自下了7月份的训练决心。三人中的大姐大小坚也是竞技心大发,一心想着把别人比下去。在高喊了加油之后,三个人坐在一艘小帆船的船舷上,互相望着,心想大家练的再少也是一条船上的,无能如何也要比出风格。

第四组的比赛,南大EDP队三名女队员出场,与浩哥组了个四双。我们的三个女队员从颜值角度挑了彭教练。比赛号响,实力型男浩哥忽然马力全开,载着三个小姐姐乘风破浪而去,结果南大女子三人打破了南大混合8人的记录,我们的女队员们则一边欣赏着彭教练一边一丝不苟地划完了全程,完成了她们人生中的第一场赛艇比赛。

最后的决战时刻到了,两队出列,河海是黑衣短打扮,东大是蓝衣短打扮。经过复盘,队政委海华因伤主动请求调整,我们的舵手,杨红也因为近期投身于“亚沙”的带队和训练之中,对现役队员了解不充分,换上帅哥曹教练掌舵。比赛开始,这是俱乐部的华山论剑,没人有丝毫含糊,领奖的马老师稳健有加,臂长的老滕也收敛桨频,两队旗鼓相当势均力敌,双方紧紧咬着,500米、600米、700米、两船靠的的太近,桨也产生触碰,东大队改变航向让开一些,虽然影响了速度,但三桨之后又赶了上去,这时东大队已经领先,进入秦淮河上的步行桥下,河海队舵手的声音从桥洞反射下来,不免让人恍惚,小飞侠肖博和一号位于是稍走了一下神,立刻乱了两桨,这一下让船失去了宝贵的几秒,调整来不及了,终点飞跑般的冲到眼前,时间总是公平的,我们这只新组建的队伍屈居亚军。回到码头,欢呼声依然响起,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有这样的成绩,我们每个人依然是彼此的英雄。这就是我们的队伍,我们相互关心、相互激励、砥砺前行,我们是东南大学六朝松队。



这虽是一场小小的比赛,但将成难忘的回忆,我更知道今天赛场上那些同心的共振正扩散出去。夜晚,我的电话响起,那是暂别艇队的老队友,我知道他要归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