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母校 (汪洪,能源与环境学院1987届校友 )

2020-08-14

    婚宴开始还有一小时,决定回母校看一看。东南大学南大门的门楼是一代建筑大师杨廷宝亲手设计的,沙塘园学生食堂同样出自大师的手笔。蒋介石曾在东大大礼堂发表演讲,号召全民抗日,后来大家纷纷响应,他自己却熄火了。《人民的名义》中祈同伟向梁璐下跪,就是在中大院门前的这块草地上,电视剧再一次警醒人们:若是真情,无须下跪。1924年,泰戈尔访华,在体育馆门前发表演讲,徐志摩全程作陪,林徽因担翻译,据说此时徐林二人已情愫暗生,私通款曲。 动力楼的一把大火烧掉了很多珍贵的资料,如今早已不见焚烧过的痕迹,楼前一位年轻的教师微笑着招呼我,我大学毕业那年,他刚上幼儿园,他盛情地邀请我进去坐一坐,老汪谢绝了,毕业这么多年,实在没有什么好吹的,汗颜。文昌桥食堂已改为教工之家,木门已换成玻璃门,83年寒假前,那扇木门上曾贴有一条幅,上书:美丽的南工我的家,米饭里面有泥沙。老汪在文昌十舍住过四年,2007年回母校时,在十舍的一楼走廊上,老汪从东走到西,又从西走到东,宿管阿姨一脸疑惑地问我:你找谁?老汪回答:曾经。阿姨道:这里,没有这个同学。

    2020年,比钱更值钱的是苏康码,没有这个码,你上不了车、住不了店,你纵有万贯家财,也是寸步难行。进东大的门,光有苏康码还不够,要有通行证,老汪跟看门的大叔说:我是83级校友,想进去转一转,大叔予以放行,抬起栏杆的那一刻,大叔黑不溜秋的脸看上去是那么的帅,一米六不到的个头看起来是那么地高大。东大校园里的六朝松已1600多岁,尽管放了支架,但她仍然活着。美国常春藤大学再牛叉,能找出一棵300年历史的大树吗?那些准备留学的朋友,考东大研究生吧,不老古松将佑护你的未来人生。工艺实习场是我们金工实习的地方,老汪花了几天时间做的那把铁锤,倾斜的坡度始终不符合要求,看我一头大汗,老师动了恻隐之心,算我及格。后来老汪分配到扬钢工作,第一个岗位就是电工,老汪始终学不到要领,害怕一旦接错一根线或拉错一个闸,可能就会壮烈牺牲。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选择学工科,老汪可能真的错了,古人曰,男怕入错行啊。东大校园走一圈,看到一幢幢典雅的民国建筑,一棵棵粗壮的法国梧桐,东大还是那个东大,而老汪经历了半生沧桑,归来已是中年。出南门,向又帅又高的大叔再三点头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