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挑战赛】玄奘之路上的东南脚步

2019-06-06

    【编者按】

    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是在华语商学院的 EMBA 学员群体中开展的一场体验式文化赛事。比赛路段设在甘肃和新疆交界的莫贺延碛戈壁——史称“八百里流沙”。一千三百多年前,玄奘法师在这里经历了追杀、背弃、迷路、彷徨、生死……最终立下铮铮誓言:“宁可就西而死,岂能归东而生。”尽管五天四夜滴水未进几将殒绝,但依然心无所惧一往无前,最终实现了从坚持到超越的伟大 升华。比赛中,参赛各校的EMBA学员以团队结组形式徒步穿越112公里无人戈壁。赛事以团队竞赛和个人体验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每个商学院队包含ABC三个队,A队是竞赛队,由10人组成,男女搭配,每赛取每队第6 名成绩;B队是破风队,跑完全程,但不计算成绩;C队是体验队,仅参加第一天体验活动。比赛使参赛者深刻体验在严峻的自然环境下超越极限的生死历程,体悟到“理想、行动、坚持、超越”的成功法则,在内心深处寻找到让生命得以攀援上升的巨大能量,从而以更积极、更健康、更持久的动力去拥抱生命中更高的挑战。东南大学EMBA组队参加戈10以来的所有赛事。本报选登部分参赛选手文章,以飨读者。


杨琂斌:让东南大学旗帜在戈壁飘扬

    我很早知道2006年就举办了第一届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

  一是因为比赛在家乡甘肃举办,再就是因为我对著名红学家、史学家冯其庸教授的敬仰和关注。

    19988月,冯其庸以76岁的高龄,第二次上帕米尔高原,并于海拔4700米的明铁盖山口,发现玄奘取经回国的山口古道。此古道为玄奘回国以后1355年来的第一次发现,轰动了中外学术界。2005年,玄奘之路系列活动创始人、行知探索文化发展集团董事长曲向东时任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在冯其庸教授倡导下,策划实施中印友好年重点文化考察活动———玄奘之路。在参与此大型文化考察活动的王石、冯仑、张维迎、齐大庆等商界精英的推动下,第一届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于20065月在甘肃瓜州,靠近新疆的莫贺延碛戈壁———史称“八百里流沙”举办。赛事的口号“放慢你的节奏让灵魂跟上你的脚步”也让我跃跃欲试.

    2014年已是东南大学EMBA正式学员,终于有资格参加戈壁挑战赛了。我也一直有个坚定的信念:“在我家乡,有个商学院戈壁挑战赛,我们东大应该组队去参加,让东大旗帜在戈壁飘扬。”

  曲向东先生认为:“真正的成长教育都应该是‘体验式教育’。玄奘之路的成功在于提供了一个情境,在这个情境之中,通过自我与环境、自我与心灵、自我与团队的紧密互动,从每一个队员心中‘引出’他们独特而珍贵的感悟,这是真正的学习与成长。我相信,玄奘之路打造了这个独特的‘场’。”东南大学的EMBA学员应该积极参与这个塑造独特体验和培养团队精神的“场”!

  可其时,戈壁挑战赛在南京高校中的影响并不大。东大经管学院却一直缺席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南大商学院也仅仅参加了2014年戈9观摩赛。在经济管理学院和党委宣传部、校发展委员会等单位的支持下,我们终于赶在截止日期前报名参加戈10观摩赛。20153月底,东大戈10队伍正式出征。由此,戈壁之路上有了东南脚印,东南大学的旗帜也开始在戈壁飘扬。

  (作者为戈11队员,EM-BA2014级学员,上海耀之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姚斌:荒芜中走出壮丽

    匆匆地参加了戈12,在还没想好的时候一个人孤单地在戈壁上跑了好久、走了很久———在广袤无垠的戈壁,身体的疲惫、脚上水泡的疼痛和无数次要崩溃的精神。高温、沙尘暴……我是如此的脆弱和渺小,感受着玄奘大师九死一生的八百里流沙,只有敬畏。这些年好像因为走了太久了,都忘了为什么出发了。苦苦追求的功名利禄,在戈壁、在大自然面前,似乎都是幻光。我开始与戈壁对话,与自己对话:毕业那年的匆匆、创业那年的匆匆、上东大那年的匆匆……一晃眼,都是匆匆。我很忙,忙着工作、忙着应酬、忙着追求……这些年,得到了多少?又失去了什么?忙得我都没时间去想好怎么过这一生。戈12的意犹未尽让我坚定的踏上了戈13之路。重新出发、修行,在这里———大道当然,理想、行动、坚持、超越,无问西东。

  看着夕阳映照下的风车阵,想起了落日余晖下六工城的沧桑和寂寥,脑中突然闪出一首诗: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老戈说:在最艰苦环境下,把人逼到极致,这时候爆发出来的才是你真正的潜能。这个时候你做的选择才是你内心深处真正的选择。这就是超越———极端地放大自我。

  戈12的匆匆和戈13的从容和戈14的传承,对“用实力让情怀落地”的理解更加升华,唯有实力才能让情怀落地。阿育王寺、六工城、风车阵、广显驿……玄奘之路上,每一步的脚下都是碾碎的英雄梦;追寻大师的脚步,我们一起超越梦想;追问生命的意义,寻找灵魂的原点;在荒芜中走出壮丽,在孤寂中走出精彩。

  (作者为戈12A队队员,戈13、戈14B队队员,EMBA2016级学员,常州天禄显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滕文臣:牵挂和陪伴

    戈13启动一周后第一次开始的雨中训练,我们欢快地进入戈13时间了!那次赶上了可能是入夏以来强度最大的一次大雨,没有让一个人中途放弃。3月份了,所有人都在计算着剩余的时间和自己的跑量怎样对应,我们也强硬要求AB队队员需要完成的训练量,甚至直接不留情面地批评,以至于很多人在背后议论:老滕被逼疯了!

  比赛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所有队员都在本能地互相激励着,那种拼搏不屈的精神至今还能令人动容。有一路上独自扛着东南大学旗帜的,有为了团队成绩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终点线上瘫坐在地的、更有终点直接背到医疗帐的,有拼到接近于脱水的众多队友,还有为了团队赢得1分钟而放弃自己排名的兄弟。我们这群铁打一般的坚强队友组成了同一个名字:东南大学戈十三团队!

  我坚信:戈壁挑战赛不是一场比赛,它是应该由300多个日日夜夜的牵挂和陪伴,它不仅仅是戈壁上120公里的倾情告白,是由更多次的不解、争执和彼此沟通、心与心的交融,以及无数次兄弟姐妹的相拥而泣混合而成。它更应该被理解成是我们的一次修行,一场发自本愿去内省的一次修行。

  六一儿童节,我带上还有2个多月才五岁的女儿玥玥,作为所有参赛队员中最小年龄的选手完成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小铁人三项。流着泪开始,不认输地奔跑,终点拿到奖牌一瞬间如获至宝的微笑,我知道,她的修行开始了!

  (作者为戈13队长,EMBA2016级学员,江苏澳格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常英英:我的冲A之路

    经过一年的等待,戈13终于到来了。比赛的最后一天,我在6公里处就已经跑不动了,和赛前的计划差太远,眼泪不知不觉就出来了,这是我参加戈赛活动第一次哭。绝望的滋味真不好!8公里处直接崩了,呼吸急促感觉喘不过气,停了下来边走边调呼吸。绝望但又不想放弃,走了一小会儿还是不甘心,继续跑,不想就这么结束自己的A队之旅。可能是绝望到了顶点,也可能是8公里处的崩溃给了缓冲的时间,我忽然跑得动了,心中狂喜。

  我在100米处发起了冲刺,感觉到了终点真幸福。冲刺之后,没一会儿开始出问题,不能自主呼吸,喘不过气,呼吸非常急促,甚至把组委会的医疗人员都引了过来。没有任何力气说话和动作,心里还是有点着急,也不希望大家为我担心。一直强忍住坐在角落,屏蔽身边的一切,强迫专注于自己的呼吸和身体,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过了一个多小时呼吸终于正常了。这一天对我来说是最特殊的一天,人生当中第一次这样不顾一切地跑,绝望地跑,心无旁骛地跑,也是打破了赛前给自己的天花板。

  (作者为戈13A队女队员,EMBA2016级学员,浩华地产集团南京公司总经理)


    秦春:戈壁遇见更好的你

    戈14比赛第二天,我继续埋头向前冲,迎面吹来的风让我跑的越来越吃力,上了土坡上的打卡点,风开始肆虐起来,打卡点的帐篷顶感觉快要被掀开。我看了一下后面的队伍,已经灰暗一片,大风中什么也看不见,于是我顾不上休息,便一头往坡下冲去,到了坡底,才发现风已经变得狂躁起来,裹挟着砂石的狂风吹到身上,生生发疼,耳边只剩下呼啸的风声,那一瞬间发现了自己的渺小,就像一粒砂石在风中被吹得东倒西歪,走路都变成了一种奢望,我于是放慢脚步。眼前15.5公里黑戈壁的巨长缓坡让人心里发怵。狂风越刮越肆虐,逆风奔跑的体验简直是炼狱级别。任何强壮的身体在大自然面前都显得那么渺小。

  但我们必须敬畏自然,但绝不臣服。一路向前的过程中,队友们都在玩命地奔跑。杨慎成、郑皆龙,还有周老师都先后超过了我。4公里、3公里、2公里,终点就在眼前。但在9级大风里逆风奔跑,此时的2公里如同20公里那么艰难。徐队由于腹泻,几近恍惚,一度跑到要放弃,最后在教练的鼓舞下,拖着极度劳累的身体冲向终点。小师妹陈梦蝶在没办法通讯的情况下,一路不放弃地迎着风跑,坚持到最后。到了终点,她抱着为他挡风的老戈杨根东痛哭流涕。一切都是真情流露,都说来戈壁你会遇见最好的自己,今天的狂风让每个人发现坚持的力量和潜能。

  (作者为戈14队长,EM-BA2016级学员,无锡格瑞斯精密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


东南大学戈10队员

东南大学戈11队员

东南大学戈12队员

东南大学戈13队员

东南大学戈14队员

戈14完赛后喜悦的泪水

(全文及图片转自《东南大学校报》2019-6-6第1339期第7版)